中沙之战前,黄健翔老师在小视频里说,“不知道该期待啥。”我在比赛之后,不知道该写点儿啥。

李霄鹏换李铁,大体属于换汤不换药。我从李铁带队四连胜时就开始呼吁换帅,我不是反对李铁,我是反对所有土帅带国足。都一个基因的,谁能比谁好多少?

李霄鹏带队,有的地方不如李铁,比如这场对阵沙特,不管人员有多么不整,排出的首发阵容肯定不是现有最强的,有那么几个人,让我想起范志毅说的话,“赵鹏打中卫,他没那个能力的。”李霄鹏比李铁做得好的地方,在于他没有全线退守,尽管这场比赛创造了国足80分钟没有射门的纪录,但整体阵型顶得还比较靠前,所以才有了那个意外点球。

不管是李铁还是李霄鹏,带队都不让球迷满意,球员能力有高有低,但一个合格的主教练,应该搭造出一套成熟的战术体系,球员的执行能力会影响体系的效率,却不会影响体系的呈现。像李铁带队时前两场比赛零射正,李霄鹏带队此役80分钟没有射门,主教练负全责,中国球员水平再不济,不至于烂到这个地步。

赶紧请洋帅吧,否则明年本土亚洲杯铁定一塌糊涂。外籍教练水平比土帅高,我就不必再费笔墨进行论证了。

切记,我们请外籍教练不是让他们带队杀进世界杯的,在归化烂尾之后,神仙也无法让国足杀进世界杯。我们请外籍教练的目的有两个,第一,希望他们能给国足带来进步,逐步帮助国足由弱变强;第二,希望他们带来先进的足球理念,让整个中国足球的整体观念得到提升。

后者尤为重要,日本曾聘请了多位外籍教练,有的按照中国足球的标准并不成功,比如第一任洋帅奥夫特,亚洲杯抡元世预赛却折戟沉沙,奥夫特下课归下课,留下的遗产却被日本人全盘接收。而我们太容易给洋帅扣帽子,只要没进世界杯,就是失败的,并且全盘否定,事实上任何一位外籍教练都有闪光点,假如中国足球把每一位洋帅的闪光点积累下来,何至于此?

国足有太多选帅失败的教训。第一,不尊重咖位,喜欢拿水土说事,是否水土不服居然成了一个重要标准,根本没有意识到中国足球几十年低迷,问题就出在自己的水土上。

迄今为止,国足有两位相对成功的外籍教练,一位是米卢,一位是里皮,米卢执教国足时曾受到某位前锋为核心的一批球员的,最终证明米卢是对的。而里皮呢,压根不会与球员妥协,“我不要你以为,我要我以为”,所以里皮在球队空前团结时在12强赛上打出超高效率,而在球队执行力下降时果断辞职,毫不犹豫。里皮才不会与一堆球盲裹挟在争执的烂泥里。

最近比较流行球盲二字,米卢曾经带领四支不同国家队创造了世界杯最好的成绩,里皮是世界杯与冠军杯的双料冠军教练,和他们比起来,中国足球的业内人士基本就是球盲。究竟谁该听谁的?

国足此前选帅还特别容易犯另一个错误,不喜欢冷若冰霜的女神,喜欢主动献殷勤的恐龙。真正的优秀主教练都是需要靠诚意来打动的,人家不缺下家,主动送上门的一般能力都不突出。然而,几任前的足协领导特别容易犯这种错误,对送上门的教练满口称赞,“态度是第一位的,这个教练对中国足球很热爱嘛。”拜托,人家只是找一个饭碗,你还真以为遇到了白求恩。

田螺姑娘的故事只存在于民间爱情传说中,职业足球没有田螺姑娘。在职业足球的选帅领域里,假如你看到一位姑娘还没有山盟海誓便主动给你做家务,而且对你百依百顺,你提什么条件她都答应,她肯定是一位愁嫁的姑娘。

国足未来选帅,千万不要信任那些态度过于殷勤诚恳的教练,多关注端架子的教练。

女足国家队已被国家体育总局接管,男足换帅也是总局抛开了足协,这届足协还没到换届期,但目前的趋势来看,足协内部可能要做一些调整。

陈戌源上任这几年,运气不太好,联赛层面赶上了投资人力不从心、大面积撤退,国家队则人才青黄不接。但实事求是地讲,在职业联赛和国家队两个层面,陈戌源都犯了不少错误。

主张限薪限投入是对的,但陈戌源不应该树立金元足球的靶子进行过度批判。你看篮协也限薪,姚明却从来不会明着暗着指责哪家俱乐部是金元篮球之首,因为毕竟以前没有限薪令,投资人花钱无度并没有违规,以后把规矩定好即可。作为篮协主席,姚明一直在团结投资人,而不是在投资人里制造分裂制造对立。此外,在职业联盟的成立上,陈戌源一拖再拖,说了两年多,干打雷不下雨。在我看来,职业联盟不成立,足球改革就谈不上成功。

归化工程烂尾以及里皮的两次辞职,陈戌源都没有起到足协一把手应该发挥的协调作用。国足征战世预赛期间,陈戌源亲力亲为,始终跟队,据体坛周报报道,他甚至通过自己的关系为国足联系餐厅。但我总觉得,与球员可口的饭菜相比,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陈戌源协调,归化球员在李铁手里一直使用受限,这是肉眼可见的,而归化球员是国足冲击世界杯的主要王牌,如何将归化球员能力发挥最大化,这才是足协掌门人应该操劳费神的。

国足在40强赛顺水顺风的时候,陈戌源主动接受了多家有影响的媒体的采访,侃侃而谈,非常有亲和力且给外界释放出很多有价值的信息。但自从12强赛开打之后,陈戌源很少发声,在球队面临困境而李铁的场内场外表现饱受争议时,我们没有听到陈戌源的表达,非常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