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我是大明星》的济宁赛区,一个身穿破旧军大衣其貌不扬的男人唱了一首《滚滚长江东逝水》。

然而音乐结束后,他一瞬间失去了所有气势,手足无措地站在台上面对评委犀利的你是哪个专业团体来冒充农民参赛的提问。

他急得说不好普通话,用一嘴乡土气息的菏普(菏泽普通话)说自己就是一个普通农民。

没有人相信,一个不经过专业训练的农民能拥有如此天赐般的歌喉,身份与实力相差如此悬殊,势必有一样造假。

国家一级演员于文华,早在1987年就为电影《红楼梦》录制过《葬花词》、《太虚幻境》的插曲,1993年一首《纤夫的爱》更是广为流传。

因为对音乐事业的热爱,于文华对在歌唱有着非凡天赋的朱之文产生了浓厚的爱才之心,亲自找到他在山东单县的老家,帮助他登上央视《星光大道》的舞台。

在这个号称百姓舞台的选秀节目上,纯正草根出身的朱之文一展歌喉,一路杀到年度总决赛,斩获第5名的优异成绩。

同年年底,他参加中央电视台综艺频道互动类综艺节目《我要上春晚》人气王决赛,演唱歌曲《我要回家》。

唯一的乐趣是在田间地头唱唱歌、开开嗓,却还要被乡亲们在背后骂脑子有问题。

等他上了春晚,全国人民都知道农民歌唱家朱之文的名号,却没想到,他的生活,依然是一地鸡毛。

因为名气大,朱之文的出场费水涨船高,变成了村民们眼中人人得而分之的有钱人。

——想要让俺们说他个好,给庄上一人买个小轿车,一人给一万块钱,谁就说他个好。

50万修的路,村里给朱之文建的功德碑,就这样被愤愤不平的村民们砸的粉碎。

实在没有能讹的渠道,老乡们便抛开这些虚的,直接登门借钱。

说是借钱也没错,白纸黑字打了借条,塞满了朱之文整整一大箱。

当朱志文还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本本分分过活时,借他钱的乡亲,已经盖起了小楼,过的比明星还明星。

随着短视频平台的兴起,直播之风席卷了整个中国,也包括朱之文所在的单县农村。

无数的村民涌入朱之文的家,用手机拍下大衣哥的一举一动,甚至直播。

这举动可惹恼了一众指望大衣哥发财的村民。他们爬上朱之文的围墙,往他家里扔砖头,逼他开门,还撕掉他门口的对联。

于是越来越多的人聚集到了他家周围,其中不乏大量的外地人。他们依靠通过“偷怕”朱之文的日常生活来制造内容换取收益。

你们拍我,可以,但是最好也能学一点谋生的本领;万一我哪天不红了,没人看我了,你们怎么办?

而今,被村民和所谓“粉丝”依附、搅扰、榨取的朱之文,却反而为榨取者忧心未来生活。

所以,这也是为什么从群众中脱颖而出的他,在成功后依然选择回归到群众中去。

但朱之文个人的善意上限,也在别人不断突破底线的同时,因为包容,一步步变高。

归根结底,这还是一种质朴的草根精神, 带着自我牺牲性质的成全与反哺的觉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