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0年是纳尔逊·曼德拉人生的分水岭,在那年之前他是一个违反了国家法律被判入狱的政治犯,在那之后他是“非洲人”这个政党的领袖,这两个身份并没有什么特殊性,那个时期南非有的是政治犯和政党领袖,有的是从政治犯出来继续干革命的人,但是曼德拉那27年的牢饭没有白吃,因为那漫长的27年和不懈的斗争,他被整个世界重新定义了一回,一个原本普通的政客很快变成了全世界的圣人。圣人有圣人的生存法则和处事方式,圣人应该满足人民的所有期望,即便这种期望不是很理性,因为圣人不能和自己一贯的理念相抵触。

曼德拉的理念在27年的劳改生涯里不断变化而且境界一直提高,从一开始的推翻种族隔离制度,到后来让白人和黑人实现种族和解,再到最后变成世界和平人类大团结。那些站在台下为他摇旗呐喊的黑兄弟们显然对此境界望尘莫及,他们抗争多年的诉求是所谓的平等,是翻身农奴把歌唱,歌词是请你拿了我的给我送回来,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黑人兄弟的诉求和曼德拉的理念并不冲突,前者充其量只是后者的一个子集而已,但要满足黑人兄弟却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因为消除了种族隔离制度后,南非面对的问题可以说是两个国家的合并,是不同物种的嫁接,这事会不会有免疫反应很难说。

曼德拉作为种族隔离制度被消灭后的第一任黑人总统,他接手的南非底子还是相当扎实的,比如完整的工业体系和健全的金融体系,广袤的农业种植产业,那时候的南非几乎不需要进口货就能维持国家的运转,甚至还能靠出口农副产品来积累外汇,但是有一个大问题是维持所有这一切系统正常运转的主要力量是白人,白人几乎占据了当时各行业主要岗位的80%以上,黑人要加进去搭把手,这就注定是一个重新分配利益的过程,将过去白人占大头的甚至独享的福利待遇分摊到所有人,将过去白人独占的工作岗位也分摊到所有人,只有这样做才算是满足了黑兄弟们期待的所谓平等,才符合曼德拉种族和解、世界大同的理念。

国家福利过去的主要受众是那500万白人,现在分摊到全国三千万人头上,这样一来其实每个人也得不到啥,虽然自己得到的好处可以忽略不计,但是黑人兄弟们心里挺平衡的,这不是因为他们容易满足,而是他们看到白人失去了很多,看着特别解气。过去黑人被圈养在“黑人家园”里种地放羊或者通过层层关卡来给白人当牛做马,现在时代变了,所谓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黑人们也觉得拎着公文包去写字楼和政府办公室喝茶开会比呆在田间地头和流水线上要体面和舒服,所以他们有强烈的职业诉求,对于这种诉求圣人曼德拉也微微一笑满足了人家,于是政府部门、工业系统和医疗系统等行业都被强制性地安排了一定比例的黑人员工,能力行或不行都要上,这算是政治任务。

到此为止,黑人们手里已经有了不少东西。首先他们手里有选票,这就意味着有了政治地位;同时他们还享受了和白人一样的福利待遇,虽然没多少;另外他们还能自由地进入各行各业工作,识趣的话这时候他们应该齐声高唱“东方红,太阳升,南非出了个曼德拉”了,他们的确在唱而且一直都没有停下来,至今还有人唱。但是这种大好局面的真实情况却不尽如人意,因为符合人民预期和美好理念的东西它并不一定就符合经济规律和国家的特殊情况,所以这些大快人心的措施产生了一系列的免疫反应,这种免疫反应给南非带来了重创。

我们曾经聊过,在出厂价相同的情况下,谁的成本低谁的利润就高,六七十年代南非迅速崛起的主要原因便是成本低,那时候白人以种族隔离制度为理论指导进行着半剥削的统治,因为黑人的收入极低意味着人力成本很低,从而造就了一大批暴利的劳动密集型企业,啥叫劳动密集型企业呢?当一个企业在经营活动中劳动力占了生产资料的大头时,这种企业就叫劳动密集型企业,比如大名鼎鼎的富士康,这一类企业的最大特点是能吸收大量的劳动力就业,当时南非能吸引大量的外资到他们那里投资建厂也是因为劳动力成本实在太低太划算。不过呢劳动密集型企业会像南非稀树草原上追逐雨季的动物一样一直追随着低成本的劳动力市场不断地迁徙,比如曾经的韩国、台湾,前些年我国东南沿海,如今的印度、越南、孟加拉国等等都因为劳动力便宜一直在吸引外资轮流到访。

劳动密集型产业的好处是可以提供大量的工作岗位,迅速带领一帮人脱贫致富,但坏处是这种模式常常是不可持续的,因为劳动者的工资水平会一直上升,成本上升利润就降低,而资本天生有逐利的属性,嗅觉灵敏的资本家会在成本上升到亏损之前转战其它劳动力成本低廉的地方继续追求更大的利益,这也是最近几年外资撤离我国跑到越南和印度的主要原因。南非后来外资大量撤离和这个道理是相同的,因为成本比过去高了,这并不是因为南非经济发展导致物价上升,而是黑人和白人同工同酬后黑人工资的突变,过去只有白人的十分之一,现在两者要划等号了,所以那些血汗工厂变得无利可图,没钱赚外资当然要卷铺盖去找更好的地方,老板撤了黑人兄弟们当然会集体失业。

任何职业都是有门槛的,有些职业门槛相当高,这些门槛对很多普通人来说几乎意味着不可逾越。在种族隔离时期黑人虽然可以接受教育,但是无法接受能进入司法系统或者医疗系统的教育,如今在圣人曼德拉的种族和解、天下大同的号召下把成绩不及格的黑人们强行塞入这些行业,必然要裁撤一些白人不然办公经费不足发不出工资。如果行政系统吸收了能力不济的黑人来上班,那么行政效率会下降;如果医院吸收了不懂医术的人行医,那可能要闹出人命;而黑人做了警察后,南非的治安就每况愈下了。这种职业的大融合从曼德拉执政开始就再也没停过,黑人在各行业的从业人员比例在曼德拉执政的那5年从0递增到50%,然后曼德拉的继任者在接下来的10年里让这个数据逼近到80%。

曼德拉作为一个到处走穴宣讲自由平等人类和平的圣人,要实践这一切还得从自己家里下手,所以本着人类和平世界大同的理念曼德拉彻底开放了南非的市场,这个市场不止是普通的商品贸易,还包括南非的金融市场,于是乎全世界的资本家争先恐后提着钞票带着小姨子就杀入了南非,开始了一场占领市场日进斗金的狂欢。我们知道各国政府对于进入自家的商品都要收税,比如同样的德国汽车,在我国的价格可能要比美国贵上好几十万,活生生地把一个普通轿车变成了奢侈品。这多出来的几十万里占大头的是政府的税收,有些同学不要一看到收税心里就不乐意,觉得政府太黑。我们不得不承认税收对于普通消费者而言就是负担,但是政府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呢,就是防止大家都去用进口货而导致国产货卖不出去最后工厂倒闭,进而大量的上下游从业者集体失业,这些失业的人最终还得政府掏钱管,钱还得从大家身上收税,所以不如先收税去补贴和扶持他们好好发展,或许损失还小一些。话说当时的南非就那样没一点点防备也没有一丝顾虑地开放了自由市场,大量的进口货像海水一样倒灌进来淹死了南非一批本土企业,南非人就这样在一个自由的国度里享受着廉价的进口货,同时不停地创造失业者。

自由、平等、种族大和解、世界和平这些词汇是美好和高尚的,在这些闪耀着璀璨光芒的词汇指导下,南非发生了不小的变化,在这些变化里损失最大的要数当地的白人,过去优越的环境里涌入了大量的黑人,这些黑人出现在他们生活的每一个角落,而且一改往日任劳任怨的形象,不但敢跟他们高声说话,还敢当街抢夺他们的钱包,站街上的黑人警察却并不一定会替他们伸张正义;他们的企业没有过去的高利润但是不得不招收黑人员工,自由贸易又让世界各地的商品进来低价倾销;虽然种族隔离制度不见了,但是种族之间的隔阂并没有消除,黑人对白人的敌视因为种族隔离制度的消失而被释放,他们永远不会把手里的选票投给白人,所以纵使白人想改变这一切并且有能力改变这一切,可是他们永远爬不到执政党的那个位置发挥作用。自打1991年种族隔离制度被废除已经过去了26年,非国大一直是南非的执政党,他们做的好或者不好都不担心下台,因为黑人兄弟门乐意让他们呆在河里慢慢地摸石头。

于是,被排挤的白人觉得很沮丧,没有能力的沦落到贫民窟,有能力的选择永远地离开。曾经各行各业的精英们纷纷移民海外,于是人才的流失进一步加剧了南非发达行业的衰落。在半个世界以前,南非的工业可以制造大炮、坦克和飞机,南非的科技可以制造和核电站,南非的医学可以完成复杂的心脏移植手术,而现在南非政府主要收入来源是出口矿石、钢铁、农产品,在高科技领域早已难觅踪迹,而因为最近几年能源和矿石价格大跌也导致南非的收入骤减,还债能力一降再降,直到主权信用被世界几大主流评级机构降低到垃圾级。

曼德拉是一个世界公认的圣人,他的传奇人生令人钦佩,他的民族和解、世界和平的理念早就向西向东飞过大西洋和印度洋,这也是他被全世界一起尊重和爱戴的原因,曼德拉成功地向全世界推广了他那无可挑剔金光闪闪的价值观,但是恰恰因为自己是一个圣人,他必须按照自己这些伟大的价值观做事,而南非呢就这样无奈地成了牺牲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