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年日韩世界杯,亚洲区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其中韩国队打进四强,日本队打进八强,这也促使2005年亚洲区在世界杯的名额分配上多分到一个名额,由原来的3.5变为4.5,乍一看很不错的样子,而实际上02世界杯韩国队成绩非常好,可以说创造了历史,韩国人还经常在节目里提起那一年进4强的事,并以此为豪。然而,韩国却遭到众多人的唾骂,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一切都要从一个叫郑梦准的人说起。

郑梦准是韩国大财阀、现代集团创始人郑周永的第六个儿子,郑周永和韩国政坛的那些事就不予赘述了,1993年郑梦准出任韩国第47任主席,他上任之后就立刻开始了对2002年世界杯主办权的争夺(实际上日本早在1989年就开始做筹备了),并承诺,如果韩国获得2002年世界杯主办权,韩国足协将从韩国比赛收入重拨出600亿韩元捐给国际足联和各国足协,努力的目标就是由韩国单独举办世界杯,如果实在不行可以退而求其次选择共同举办,当然,核心还是要在执行委员会中拿到足够的票数。

时任国际足联主席阿维兰热作为第一任来自欧洲大陆之外的主席,积极地将足球推广到亚非拉地区,将世界杯名额由16个增加为32个,打破了欧洲和南美主办权的垄断。在亚洲地区,经济发达的日本就成了他的首选,而在推广的过程中,由于阿维兰热将重点放在了亚非拉地区,欧足联主席约翰松对此表示很怀疑,而郑梦准抓住了这个机会,成功游说约翰松支持自己,搞定了欧洲的8位执行委员,郑梦准自己又拿下了3位非洲的执行委员,这样21位执行委员中,支持共同举办的超过了半数,郑梦准成功拿下了一半的主办权。两国合办的相关事宜上,在日本的强力要求下,最终定为开幕式在韩国,决赛在日本。

1998年,阿维兰热离任,约翰松和布拉特展开了国际足联主席的竞争,最终布拉特胜出,里面涉及诸多利益交换,比如为了拉拢非足联和亚足联这边,将02年世界杯亚洲区参赛名额、国际足联秘书长以及2006年世界杯主办权全都许诺了出去,但是在99年亚足联和郑梦准这边发现许诺未被兑现,引发了一系列矛盾,最终经过郑梦准的各方外交斡旋最终确定了亚洲区的名额以及2006年世界杯在德国举办。

2002年4月,布拉特与非足联主席哈亚图竞争寻求连任,但以欧足联为代表的一系列势力要求财务审计,希望以财务问题把布拉特拉下马。在2002年5月29日汉城召开的国际足联大会上,布拉特经过一系列翰旋与利益交换,最终促使郑梦准等多位倒布派最后时刻调转枪口抛弃鲁菲南,并最终获得连任。

但由于世界杯日常事务是由鲁菲南统筹,布拉特担心会对世界杯举办造成影响,所以定于世界杯结束后将鲁非南解职,鲁菲南自然心存不满想要伺机报复。郑梦准则希望借世界杯让韩国队取得好成绩,借此来提高自己的影响力,尽可能多地获取竞选韩国总统的政治资源。约翰松更不用说,反布派的绝对主力。三个人因为各自的利益最后又联合在了一起。

在这样的背景下,韩国本身进入淘汰赛就已经依靠裁判因素了,前两场小组赛还算正常,第三场面对葡萄牙时,画风开始逐渐不对劲,但还算能接受的范围内,当时那场比赛我也恰好在看直播,上半场问题不是很大,就是下半场开始主场哨偏得明显一些,葡萄牙的两张红牌也不算太过分,理由还是比较充分的,可能平托那个放铲也可以选择黄牌(当然那个自带剪刀脚的动作现在百分之百直接红牌。可惜了孙继海,同样的待遇对方只吃到一

张黄牌),根本原因还是葡萄牙自身踢得太过保守了,而且韩国队员不知疲倦地奔跑也创造了很多机会,葡萄牙被淘汰和自身问题有很大关系。

布拉特发现了问题,当时已经暗示韩国到此为止,差不多就行了。但约翰松为了报复科波拉,鲁菲南为了让布拉特难堪,郑梦准为了获取更大的政治资本。合流,这时兼管裁判事务的鲁菲南推出一个厄瓜多尔的莫雷诺当裁判,之后就是那场举世闻名的黑哨。

刚一开场送给韩国人一个点球,当然此球称不上误判,给的问题不大,而安贞焕点球则被布冯扑出。

随后维埃里破门,意大利1比0领先,似乎开局不错。但意大利在1-0领先的情况下浪费了大把杀死比赛的机会,连续单刀不进。

后面裁判莫雷诺就开始了他的表演,韩国队则化身成武术队,已经不能用犯规来形容韩国队了。

赞布罗塔在下半时被黄善洪铲伤下场,但是这位韩国球员居然连一张黄牌都没有拿到。

柳相铁在角球攻防中一肘打碎科科的眉骨,科科头破血流、应声倒地,但裁判莫雷诺认为韩国人没有犯规,比赛继续进行。

李天秀在马尔蒂尼禁区内解围后倒地,在明显无法踢到球的情况下,以射门的力量直接对马尔蒂尼爆头,马尔蒂尼立即痛苦倒地。面对这样几乎是杀人的动作,裁判莫雷诺依然表示不犯规,比赛继续。

主帅特拉帕托尼在一球领先的情况下,第61分钟就换下皮耶罗换上加图索,主动收缩采用意大利经典链式防守,开始防守反击战术(好吧,浪费各种机会不说居然还怂起来了)。

比赛进入加时赛,第98分钟,李天秀一脚夺命飞踹朝着加图索的心窝飞去,幸好加图索躲得快,不然半条命就没了……这次,主裁莫雷诺终于判罚李天秀恶意犯规,黄牌1张。

加时赛,第104分钟,宋钟国在禁区绊倒了托蒂,莫雷诺的哨子终于响了,在所有人都以为意大利会获得点球时,结果莫雷诺直接判罚托蒂假摔,将托蒂红牌罚出场外。

第111分钟,托马西接到维埃里的妙传,突入禁区打入一球!莫雷诺的哨子响了,托马西越位,进球无效。(换谁都心态崩了……)

韩国队淘汰意大利后,遭遇了西班牙。西班牙之前已经遭遇了报复,对爱尔兰被判了两个点球,幸亏卡西利亚斯神勇发挥,西班牙队才勉强闯进八强。布拉特此时已经愤怒了,并公开批评鲁菲南,明确表达出了对于裁判的不满,同时算是出于对郑梦准倒戈的报答,把这个苦果自己强咽了下去。但完全没想到还是同样的配方,他们启用甘多尔作为主裁,继续护送韩国队,甘多尔更加直接,不需要那么多弯弯绕,他的做法是西班牙的进球全部无效,只等韩国队进球就行。最终他连续吹掉西班牙的2个进球,包括韩国人的乌龙球,但奈何韩国人全程也没能打进一球。好在韩国人在点球大战里拿下胜利,否则甘多尔还不太好交差。现在,主裁判甘多尔直接被各搜索平台标注为世界杯著名黑哨,经此一役,西班牙队也冤死在了裁判手上。

而在半决赛之前贝肯鲍尔知道德国队肯定会吃亏, 就对国际足联施压。韩国对西班牙赛后,布拉特也因为此事感到震怒,连夜乘专机从瑞士赶到韩国,怒骂鲁菲南,郑梦准等人。并且临时调换裁判,违规给韩国对德国的半决赛指派了一名瑞士裁判,那场比赛韩国队终于被德国队击败,韩国队也结束了世界杯之旅。

综合来说意大利和西班牙并非死于裁判手上,他们是死于国际足联内部的政治斗争,世界杯之后,安贞焕立即被佩鲁贾解约,从此西班牙和意大利与韩国几乎断绝一切足球往来。世界杯本身是推销韩国球员的一次机会,却反而因此失去了与当时世界上最顶尖联赛交流的机会。是亏是赚没人说得清。其实2002年之后,不仅仅是意甲,就是西甲和葡超,韩国球员也是一度绝迹的。之所以出现这样的情况,并不是因为韩国球员实力太差,而是一种变相的“地域歧视”,准确地说,是仇恨。

2018年,意大利足协主席塔维奇奥与韩国足协主席郑梦奎(郑梦准的弟弟)共同签署两国足协《谅解备忘录》。双方就此结成“友好协会”,两国承诺在国家队、青少年足球、裁判、女足、五人制足球、沙滩足球等多方面展开合作。2018年世界杯前,两国国家队还进行了一场友谊赛。这意味着,时隔16年后,意大利终于原谅了韩国。